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明星 > > 正文

MC天佑是谁,喊麦是什么,mc是什么意思?(9)

上传时间:2016-09-21 10:21  来源:www.wsn.cn  手机版

在IR公会,天佑与“IR 一哥”MC 阿哲并称为 IR 双子星。阿哲曾是一人最为得意的手笔,这位在 China 公会无甚名气的吉林四平主播签约 IR 不到半年便成了“一哥”,一人为此投入了三千多万。 两人一度称兄道弟,相谈甚欢。天佑初到YY时,阿哲曾在与他连麦时赞赏他:“如果天佑有一天成为一哥,我一点也不意外。”

或许,这只是一句台面上的客套话,后来却逐渐向现实演进。天佑的崛起令阿哲感受到威胁,两人渐行渐远。不同于天佑张扬火爆的个性,阿哲以广结人缘而闻名。在旁观者眼中,两人性格迥异,利益相违,“一山难容二虎,哲佑必有一战”,只是时间问题。

战事在2016年春节后全面爆发。天佑在直播时调侃阿哲脸上长了痘痘,“跟我比人气,你就是个弟弟。”哲家军觉得玩笑开过了头,涌到天佑直播间开骂。佑家军随即高喊着“佑家出征,寸草不生”,与对方展开骂战。

粉丝的情绪很快感染到了主人,本就关系微妙的两人开始在直播间隔空对骂。阿哲方指责天佑初来 YY 时受其恩惠却忘恩负义,天佑则认为阿哲倚老卖老,打压自己。阿哲说:“如果他是外家人,我不给他打废了,我算白玩”。天佑则特地创作一首《绝情逼》,句句暗讽阿哲。

MC天佑是谁,喊麦是什么,mc是什么意思?

随着战局深入,双方战力渐渐拉开差距。曾被天佑冷落斥责的八卦主播们,悉数站在了阿哲一边,鼓动全 YY 的游客攻击天佑。相比于平日里广结人脉的阿哲,一路狂傲的天佑此时不情愿地发现,患难时刻,身边竟没有几个得力的帮手。

战火绵延两个多月,时间之漫长,冲突之激烈,波及范围之广,YY 历史上前所未见。这是一场两败俱伤的战役,多名土豪离天佑而去,直播间人数也从二十万掉到了十万。阿哲更是情绪崩溃,停播半个多月。

然而,也有人借机大发战争财。其他八卦主播都支持阿哲时,一位叫于一的八卦主播旗帜鲜明地站在了天佑一边,两个月间,他受足了口水,也吸足了人气,直播间人数从一两千涨到了三四万。

如今,风波虽已平息,但二人关系并未解冻。不久前,有人出十万元请天佑出席一场活动。“一看名单有那个逼养的在,不去。问给二十万行不行?不行。这不是钱的事。”

此役过后,一致的观感是,天佑比原来谨慎内敛了很多。有人觉得他成熟了,也有人觉得他心事重重,没有以前率性洒脱。“佑哥现在说话做事,都明显收着来,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信任人了吧,对人总是防着。”哲佑大战后,于一口口声声把天佑唤作大哥:“他这个人就是故作坚强,其实特别难受,心伤透了。”

狂傲自由的性格,曾经成就了天佑,如今却也成了他的困扰。“心累,太累了。你跟我聊天,你也能感受到,我挺向往自由的一个人,没有心眼,也没兴趣成天想那勾心斗角的事。但是别人就是总拿我当目标来干我,你说我怎么办?”

他说,在 YY 一年多,认识了许多人,真正能够信任的只有三四个。“朋友很重要,但是真正的朋友很少。人心真的看不透。”

与此同时,他发现现实中的朋友也在远去。他总结出三类原因:第一种,觉得混得不如你了,高攀不起;第二种,觉得你没啥了不起,嫉妒你;第三种,你好的时候,我不刻意贴着你,你不好了,我再来挺你。“第三种是真朋友,前两种狗鸡巴都不是。”

朋友在变少,纷争却在变多。近来一段时间,他几乎每次直播都要先花十几分钟对各种事件作出回应。这让他疲惫不堪:“现在什么事都得让我表态,我是新闻发言人吗?好累啊,真的好累。我只想做回那个喊麦讲段子、调戏女主播的天佑,那个简简单单的 MC 天佑。”

MC天佑是谁,喊麦是什么,mc是什么意思?

面对烦心事,他甚至想离开锦州,搬到没有人认识他的地方,因为“在这儿总有人想坏我”。“很多主播,他只有跟人斗才能让别人知道他,不然活不下去。我人气高,所以各种是非都冲我来,没办法。”

偶尔,他也会回忆起在聊聊度过的时光。那是一个不起眼的平台,却也因此少了江湖纷争,做事随心所欲。在那里,他不用提防同行的猜忌,不用照顾粉丝的情绪。“想聊啥就聊啥,想骂谁就骂谁。”

但他终究是回不去了。聊聊能给他自由,却给不了他财富。如今,直播在他眼中,是一份赖以谋生的工作,他努力说服自己用职业的心态面对它。他不断购入豪车和房产,抵御虚拟世界中的不安全感。每晚九点结束直播,他却总在天亮时入睡,中午时苏醒。“脑子里想太多事情,压力太大,那就索性天亮再睡。太多人想算计你,防人之心不可无。”

一个人独处时,他一遍遍地告诫自己,遇事要冷静,当忍则忍,不要误了长远大局。他对未来的计划是,在三十岁前忍受一切是非恩怨,拼命赚到足够多的钱,找一个远离人烟的地方建所大房子,与心爱的女人在一起,无所事事地度过每一天。

但当战事再次被人挑起时,他还是按捺不住好斗的心情。我第二次见到他之前,类似于“MC 天佑干老六真狠!”的标题再一次占据了各大 YY 八卦媒体的头条。

离开锦州的前一天下午,我与他聊起与老六之间的这场战役。谈起那三分钟内刷出的九十多万元,他双手抱在脑后,露出无奈的笑容:“心疼啊,给我整上火了,都吃消炎药了。”

“那你后悔吗?”

他直起身收起笑脸,眉宇间露出杀气:“不后悔,我就这么一性格,谁想来干我,我就干倒谁。”

因为他不愿被人瞧不起。不到两年的 YY 生涯,他一再对着摄像头重复一句话:“你们知道我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吗?我原先想当个狗懒子,可是当不上。所以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成为王,成为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