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明星 > > 正文

MC天佑是谁,喊麦是什么,mc是什么意思?(3)

上传时间:2016-09-21 10:21  来源:www.wsn.cn  手机版

━━━━━

呐喊

运营多年,YY 已然生长为一个庞大的在线娱乐帝国。它像是一个封闭独立的平行世界,这里的明星们享有的人气与金钱,与现实世界等量齐观。

但声名财富,都仅限于平行世界内部。跨出这扇门,鲜有人在意他们是谁。两个世界间,存在一道看不见的结界。

但 MC 天佑正在跨越这道结界。他走上微博红人节的星光大道,在王思聪的私人聚会上与其相谈甚欢,成为湖南卫视《天天向上》开场嘉宾,不久前还宣称获得了2500万的广告代言,金额超过 papi 酱。

“其他 MC 只是 MC,天佑是网红,是明星,是老板。”天佑的助理刘璐瑶坐在天佑工作室的红木沙发上对我说。今年四月,天佑在家乡锦州买下这座三层写字楼,签约两百多名主播,未来还将进军杭州,办一所网红学院。

我搭乘天佑耗资110万元购置的房车从工作室前往他家。沿途经过渤海大学,他露出百感交集的神情。这是见证他命运变换的地点:几年前,他在学校门口卖炸串谋生,不时被城管追打。而如今,曾经的街头小贩成了校园里不少漂亮女生的雇主。结束了一天的课业,女孩们精心打扮,在天佑工作室的直播间里品尝另一种人生。

这种被概括为“县城 DJ 音乐+拖拉机节奏+大嗓门+东北腔”的演唱风格,流行音乐界长期无视乃至鄙视。我联系了四位乐评人对喊麦发表看法,遭到一致拒绝。其中一位情绪激动地挂了电话:“对不起,我是一个正经严肃的乐评人,请尊重我的职业,谢谢。”

MC天佑是谁,喊麦是什么,mc是什么意思? 

但在三四线城市及广袤的乡村大地,喊麦焕发着强大的生命力。而MC天佑则被数以千万计的拥趸尊称为喊麦之王。《十年戎马心孤单》、《曾经的王》,这些代表作里反复出现的字眼是:帝王、江山、称王、称霸、成仙、成龙、做英雄、成大事。总之,就是鼓励你做一个有钱有面子的社会狠人。对于在社会底层辛苦谋生的听众们而言,喊麦满足着他们对上流社会的想象,是困苦生活的一针安慰剂。天佑如今最火的作品是《一人饮酒醉》,江山和美人,是喊麦界两大永恒的主题,而这首作品将其交汇在一起:

戎马一生为了谁

能爱几回恨几回

败帝王 斗苍天

夺得皇位以成仙

豪情万丈天地间

续写另类帝王篇

《一人饮酒醉》

他受人追捧,亦遭人嘲弄。知乎上有人提问“如何评价直播平台上的喊麦,到底有啥可看的?”排名第一的回答是:“有人喜欢去巴黎喂鸽子,就会有人在村口逗黄狗”。天佑对此不以为然:“有些人老说喊麦低俗,请问什么叫低俗?相声、二人转也是俗,现在都是雅了,只要坚持,没什么雅俗之分。再说这个世界上俗人比雅人多多了”;“来我直播间,让你找到三线城市迪厅的感觉。”

今年四月,他想参加郑钧发起的原创音乐榜,却因“不接受喊麦作品”而被回绝。他发微博质问郑钧:同样都是给大家带来欢乐,请问为啥看不起喊麦?不跟这些人扯犊子了,你们高端。

在他眼中,喊麦是“底层人民的呐喊”,是个人命运的写照。7月底的一次直播,他用一个多小时回忆往事:“你们知道我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吗?我原先只想当个狗懒子,可是当不上。所以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成为王,成为龙。”

━━━━━

困境

6月末的锦州,一年中最燥热难耐的时节。天佑赤裸上身躺在客厅沙发上浏览 YY 上的大小事件,为晚间直播寻找谈资。距离7点开播还有十分钟,他起身套上 T 恤,来到电脑前调试话筒。

这间卧室一年多前改造为专门的直播间,床铺被近三米宽的红木写字台取代,白色墙壁也升级为金黄色的专业吸音墙。在此直播的日子已步入尾声,新购置的两百余平的别墅已装修完毕,即将入住。

疾速增长的财富,令他在接连购入豪宅名车时享受愉悦,却并未改变他行为习惯的底色。接连三天,他的晚餐都是一瓶三元钱的绿茶,一份十元钱的外卖。

这是他多年习惯的情形,匆匆进食是一种常态。一家人围坐在桌前有说有笑的就餐场景,很少出现在他的记忆里。

不同于今日的颓败萧条,男孩李天佑出生的时候,东北大地还是好光景。父母同在国营药厂工作,五六百元的月工资,足以在当时过上体面舒适的生活。但天佑读小学时,下岗潮不期而至。怀揣着一万六千元工龄买断金,夫妻俩由手捧铁饭碗的国企员工,变成了开小饭馆的个体商贩。

MC天佑是谁,喊麦是什么,mc是什么意思? 

身背重负,一些本应投入更多精力照管的人和事,他们疏于应对。例如,他们的儿子,夫妻俩每天清晨出门谋求生计,接近午夜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天佑只得独自上学,放学后独自来到父母开的饭馆,看到哪桌有熟人,就在哪桌蹭着吃上几口,抹抹嘴,独自背着书包回家。

这个家庭从未将“学习改变命运”视为信条。比起知识,他们更愿意相信别的东西。“别人家都望子成龙,希望孩子考个好学校,我从来没有。根本没时间管。”天佑的母亲说:“反正我自己学习就不好,我教育出来的孩子估计也考不上大学。无所谓,我就顺其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