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

主页 > 文化 > 历史

为什么我们的祖先比我们性别平等?

时间:2016-02-03 17:24 来源:为什么网
    通常认为等级社会以及像父权制这样的压迫性社会结构是很自然的事情,这是丛林法则的反映。但今天的狩猎采集社会结构表明,我们的祖先其实非常平等,即使涉及到性别的时候也不例外。他们的秘密是?不要与许多亲戚生活在一起。
 这些社会机构不仅明显不同于今天大多数的园艺师、农耕和游牧社会,也不同于我们最亲密的进化亲戚猿类的等级森严的社会机构。总所周知,黑猩猩与大猩猩与后农业时代的人类相似,具有性别不平等的社会模式。
为什么我们的祖先比我们性别平等?
 等级社会的历史
 大约1万年前,人类开始形成农业社会结构,这也导致了财富积累和继承体制的发展。正是这些因素导致了基于社会等级——财富越多权利越大的结构良好的阶级社会。这个组织也表现在性别层面。性别可以垄断资源,也可以掌管一个地区,婚礼的决定,家庭生活,以及最终能够控制异性。
 具体来说,性别不平等——出现在人类历史演化近期的大多数农业社会结构中,这意味着强大的性别(通常是男人)可以决定与哪些亲属住在一起。这增加了宗族的力量而且促进了财产在几代人间的转移。较弱的性别(通常是女性)别无选择只能跟随她们的丈夫,搬到丈夫家生活。
 但是,我们不相信这种冷酷的情况是“天然”的。在农业社会开始前,我们都是狩猎采集者。如果今天依然存在的一些狩猎采集群体是我们过去生活的代表,那么我们的研究表明,我们的祖先比我们更加的平均,性别更平等。
 在我们研究的来自刚果的BaYaka和菲律宾的Agta群体中,令人惊讶的是,这些人群在许多社会领域都是平等的:没有领袖,没有大家庭,没有土地或资源的财产,而且夫妻可以随心所欲地在不同的营地间来来往往。夫妻必须不断地在营地间走动以寻找食物或寻找与之分享食物的人,由于这个原因,群体的组成不断变化。这就导致了营地中的个体彼此间不相关,从而阻止了等级结构的形成。
 这种行动自由可以让男性和女性能够在必要时得到他们家庭的帮助。从我们计算模拟和“混居”数据的主要结果来看,虽然丈夫和妻子都试图扩大住在附近的自己的家庭成员的数量,但是没有性别占据上风的情况。这意味着,没有一方最终与他们的亲戚生活在一起,而是与少数亲戚和大量的无关个体居住在一起。因此,分享的规则就会扩展到与那些没有亲属关系、但居住在一起的人,同时经常在不同营地之间移动也避免了不合作的个体出现。
 如果没有他们生活方式核心的不同性别和家庭之间的合作,这些群体不可能在恶劣的环境中进化。简而言之,这意味着平均主义,分享食物,大范围的合作和性别平等在狩猎采集社会都是十分必要的。
 
 公平的进化
 我们的模拟结果给出了一个简单机械的答案,揭开了为什么现代狩猎采集者很少与亲戚生活在一起的谜底,他们对我们了解人类的进化和人类的本性产生了巨大影响。
 事实上,我们不仅可以与亲戚也可以与不相关的个体生活、互动和合作,这已经被确定为人类社会和其它动物社会最本质的区别。
    当然,人类的可塑性极强,从最残忍和最不平等的物种,如性奴隶制度与战争,到最有合作精神和最关心动物的物种,如给陌生人献血。善与恶是我们性格的两个极端。然而,少数生活到今天的狩猎采集群体告诉我们,如果他们没有男女之间的平等与合作,如关爱他人和公平这种我们称之为“人类独有”的与我们祖先相同的特点,就不可能发展。
上一页 12下一页
历史相关文章阅读